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环太平洋 > 1

1

1 (第1/2页)

2035年
  
  蒙屿兰破碎穹顶
  
  中国
  
  破碎穹顶对欧阳金海来说并不新奇。他七岁以前的大部分时光都与家人住在**的破碎穹顶里,还去参观过其他的破碎穹顶。在**,他是为数不多能住在穹顶里的小孩。大人们通常不让孩子们妨碍他们工作,孩子们一般也比较听话。
  
  但在没有重大事件时,金海和小伙伴们会偷偷溜去看机甲猎人——那些与从地底下窜出来的魔鬼般的怪兽战斗的巨型机甲。他们瞪大了眼睛惊奇地看着“切尔诺阿尔法”(Che
  
  oAlpha)、“暴风赤红”(C
  
  imso
  
  Typhoo
  
  )——当然还有他的最爱——“少林游侠”(Shaoli
  
  Rogue)。他们用纸皮箱做成战服和机甲,互相搏斗。他们在废弃的仓库和宽阔的机甲装备用地上玩耍,那是人们存放、维修交通工具和机甲运输直升机的地方,那里还存放着多余的已装配好的机甲部件。
  
  突然,一切都变了。早在金海出生之前就开始攻击人类的怪兽被打败了。金海还记得人类获得胜利的那个夜晚,记得所有机甲技术人员和机械工程师们沉默的庆祝,沉重的损失让他们无法大声欢笑。
  
  之后,他们一家从穹顶搬到了更舒适的内陆郊区居住,臭氧和机油的味道也渐渐成了遥远的记忆。转眼十年。他长大了。世界也早已物是人非。
  
  但一切似乎又从未改变。此刻,他和其他人正上下打量着猎人海湾,端详着伫立在他们面前的雄伟无比的机甲猎人,以及释放这些机甲外出战斗的、足有三十层楼高的、矗立在海洋中的大门。
  
  金海从来没有来过这儿。蒙屿兰破碎穹顶最近才建好,比他记忆中的**穹顶更大、更惊艳、更现代——他居住的**穹顶肮脏破旧、锈迹斑斑。但即便如此,他也认为,不管怎么说,**穹顶都比郊区那儿宽阔宁静,空无一人的房子更像他的家。
  
  他知道其他猎人学员肯定没有见识过穹顶内部的模样。当然他们可能看过图片和视频,但是,你只有真实地站在250多英尺高的机甲猎人脚下——记得,这里能容下6个如此巨大的机甲猎人——你才能真正体会到穹顶规模之巨。他还记得母亲第一次带他去看“少林游侠”的场景。那除了让他觉得自己渺小,还让他第一次觉得母亲也没有多高大,父亲也是。就连潘特考斯特元帅似乎也不是那么伟岸了。在机甲猎人面前,所有人都是那么渺小。大人和小孩儿的体型差异似乎也不值一提。
  
  他看到其他学员凝视着“泰坦救赎者”(Tita
  
  Redeeme
  
  )这个庞然大物,震惊得合不拢嘴的画面,只觉得他们可笑。
  
  “我已经过了对机甲感到惊奇的阶段了。”他心里想。
  
  包括欧阳金海在内的所有人都是猎人学员。他们年纪相仿,都是十七岁左右,并且全都心怀一个梦想——有一天能驾驶这些巨型金属机甲去拯救世界。
  
  不,只能说是大多数人。欧阳金海也早已过了梦想着拯救世界的阶段了。他来这里,有自己的理由。
  
  其他学员中,只有一人没有张开嘴或瞪大眼睛表示讶异——维多利亚•玛丽科娃,这个俄罗斯姑娘的脸上只有不耐烦的表情。这一点让金海立马对她产生了好感。
  
  大多数学员都提前一天到达穹顶,但维多利亚却姗姗来迟,正好赶上了开始介绍穹顶的时候。正式开始之前,他们先进入一间会议室,上交所有个人电子产品,拿到环太平洋联合军防部队(PPDC)的许可徽章,然后听管理人员重申所有关于部队猎人学院的规则和要求,尽管所有学员和他们的父母都已签名同意这些规则。走完所有程序后,兰伯特和伯克这两位驾驶员带着他们参观穹顶。
  
  现在的穹顶和金海七岁时居住的穹顶也不是毫无变化——自从猎人计划启动以来,机甲制造技术有了极大的飞跃。比如第六代机甲是如此惊艳,就连他也为之惊奇,虽然他并不打算承认这一点,也不愿意像其他人一样发出“哇”“啊”这样的赞叹。但这些机甲确实酷炫。
  
  “你们可别指望以后像现在这么悠闲,”兰伯特对他们说,“你们要经过重重考验和挑战才能驾驶这些机甲猎人。有的人永远也没机会。今天过后,我们会开始基本训练——格斗同步训练,通过基础庞斯训练来评估你们的同步适配度——最后你们会在模拟测试中进行虚拟战斗。若进展顺利,你们就有机会驾驶‘狂战士克罗诺斯’(Ch
  
  o
  
  osBe
  
  se
  
  ke
  
  ),当然仅限在基地内。”
  
  猎人海湾是一个巨大的环形结构。所有机甲都矗立在硕大的墙洞中。“狂战士克罗诺斯”是第五代机甲,尽管它在守卫和重建工作中发挥出色,但它从未与怪兽正面交锋。
  
  “正如你们所见,‘克罗诺斯’的头部还未接上,”伯克说道,“它在那儿,往上看。”
  
  他指着一个墙洞的顶部,很靠近穹顶的天花板,那里有起重机架、人行过道、脚手架、头部束颈器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挡着,十分昏暗,大家看不清“狂战士克罗诺斯”的控制舱,只看见一片阴影。
  
  兰伯特接过话茬儿:“它的头——也就是控制舱——将会由两位即将毕业的猎人学员驾驶进行测试,他们就是布拉加和乌,明天你们就会见到他们了。现在我们乘电梯去‘狂战士克罗诺斯’的控制舱,你们一定都知道驾驶员就是在那里控制机甲的。你们可以两两进入控制舱。虽然所有重要设施都已断开电源连接,但你们还是不能乱碰。机甲不是玩具,这里也不是幼儿园。带你们进控制舱的目的是为了让你们体验进入魁梧的机甲猎人内部的感觉,确保你们已经做好充分准备,无论面对什么都能全力一战。猎人训练是很艰辛的,你们肯定会时不时萌生出放弃的想法。但是我希望,在你想放弃时,这次体验能支撑你继续下去。”
  
  他们一行人乘电梯去了穹顶的最高处。那里设置了机甲头部束颈器,可以释放“狂战士克罗诺斯”的头部控制舱,让其竖直下落与躯干相连。他们在原地等待,轮流进入。
  
  欧阳金海注意到维多利亚悄悄离开了人群,她独自向下俯瞰着整个穹顶。过了一会儿,他跟了上去。
  
  “这些人真是少见多怪,对吧?”他轻声说。
  
  “这里的确是很壮观,”话是这么说,她淡漠的语气却出卖了自己,“他们中有许多人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来到这儿。也许其中某些人根本不应该来。”
  
  她说话的方式,还有用眼角轻轻瞥他一眼的动作,都让金海觉得似有敌意。
  
  “你不认识我。”他说道。
  
  “我知道你是搭乘部队的公务直升机来到福鼎的,”她说道,“而我是从海参崴坐火车三等座过来的。”
  
  “嘿,”金海说,“我不是来惹你生气的。只是想聊聊天儿。”
  
  “我不是来这里聊天儿的,”她说,“我来这里是为了接受训练、为了学习、为了驾驶机甲的。”她扬起头,看着控制舱。
  
  “到你了。”
  
  兰伯特在送布拉加和乌到猎人海湾之前,对他们做了最后一次考察。布拉加和往常一样,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他还保留着孩童般的天真,但是是以一种最好的方式。他的好奇心并没有影响到他的专注度和努力程度,反而对二者起了促进作用。他浓密而蓬松的黑色卷发有点儿凌乱,差点儿超过了海军学校规定的头发长度。这算是他的个人风格,但他从不会让头发过长。
  
  站在六英尺高的布拉加旁边,乌显得很娇小。她身高略矮于五英尺,体重不到一百磅,但是兰伯特从未见过有人在格斗中比她表现得更好。她是一个目的性很强的人,并且非常自我节制。
  
  “我也许不应该说这话,”兰伯特对他们说道,“但是我真的为你们感到骄傲。你们俩都勤奋刻苦,成为驾驶员是理所应当的。我知道此次测验感觉很特别、很严肃,但其实它和平时的模拟测验没什么两样儿。”
  
  “长官,冒昧地说一句,”布拉加说,“身处真实的机甲猎人中——一定有所不同。”
  
  “好吧,有一点儿不同,”兰伯特只好承认了,“但你们之间保持同步才是更重要的,而你们俩已经多次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所以只要保持冷静,不要过度兴奋,一切都将水到渠成,知道吗?”
  
  “知道,长官。”布拉加和乌同时答道。
  
  “好。现在我们去让新学员见识一下,让他们知道自己应该朝什么方向努力。”
  
  “长官,我已经见过一些新学员了,”布拉加说,“他们似乎都很出色。”
  
  “不要和他们关系太好,”兰伯特郑重地提醒道,“还记得你们班的退学率吧?”
  
  “接近百分之六十。”乌回答道。
  
  “接近百分之七十,我们班。”有人加入了他们的对话。
  
  “伯克长官好。”乌说。
  
  伯克比兰伯特矮一点儿,但体重不相上下,这多亏了伯克一身健壮的肌肉。
  
  “终于来了。”兰伯特说,“哥们儿,你跑哪儿去了?”
  
  “有点儿事要办,”伯克回道,“我来得不算太晚吧?”
  
  兰伯特尽量收敛起自己的不高兴。他欣赏伯克,他们也是同步的好搭档,但是最近伯克似乎有点儿奇怪。准确地说,是变得不怎么靠谱,并且这种情况好像愈发严重了。
  
  “我们正要去见新学员,”兰伯特说,“一起去吧。”
  
  “今年这一批看起来年纪很小。”兰伯特悄悄对伯克说。他们俩站在一个角落里,没有人发现他们。学员们都在听布拉加说关于梦想和坚持的励志故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黄昏分界 离婚后,前夫每天都想上位 将军夫人惹不得 LOL:如果要输,我上去帅一波 穿书七零:我有一栋百货大楼 地表最强九千岁,我靠加点成武圣 亮剑:二道贩子的抗日 宠妾灭妻这首辅夫人我不当了 假千金也要当七个哥哥的团宠 疯了吧,你管他叫男神?